ladisy 發表於 2021-8-17 02:00:42

主人和奴隸

沒有任何的不適,我跪伏在主人的身前。這是我所期待和喜愛的,我的身體赤裸著,我的乳房袒露著,但是,在我的頸部戴著主人給我套上的項圈,那項圈是由黑色的真皮所做,同我白色的肌膚相襯,顯得色彩的搭配非常的完美。一條鐵鏈,自然的從項圈上垂下,每當我動作的時候,都發出悅耳的聲音。
西邊的牆上,有著一面碩大的鏡子,我扭過頭去,看到鏡中的主人是那樣的性感,是那樣的柔情。主人穿著睡衣,端坐在椅子上,彷彿一尊塑像一般。主人的目光注視著赤裸的我,那目光,透露著深情,透露著愛意。主人的雙手,骨骼舒展,非常的俊美,正撫慰著我的秀髮,並不時的扭動我的頭顱,以親吻著主人那暴露在睡衣下擺外的陽物。
作為深愛多年的情侶,主人對我從來都是憐愛無比的,而我也是深深的愛著我的主人的。主人就是我的生命,就是我的太陽,就是我永遠追隨和侍奉的愛人。我收回我的目光,主人的陽物堅硬的高挺著,有如一尊勃起的沖天玉柱。我的舌尖輕輕的舔嗜著,並不時的用我的嘴唇吸潤著,我能感受到主人陽物的溫度,同樣的,我也能感受到主人的歡愉。
品味著主人的體香,我的心裏也是非常的高興。隨著主人陽物的抖動,我也加快了我吸潤的速度,我的頭不斷的抖動著,那牽連著項圈的鐵鏈也嘩啦、嘩啦的響著,彷彿是我們歡快交合的樂曲。主人推開了我的頭,將陽物從我的口中抽出,我仍戀戀不捨的追隨著,追隨著那讓我魂牽夢繞的對象。
主人笑了,說:小寶貝,你的下邊也急了吧,我也該讓你痛快、痛快了。主人牽著我項圈上的鐵鏈,將我拉到那面鏡子前,讓我的臉對著那面鏡子。我雙手伏在地上,像一條狗一樣的撅著白皙的屁股。這時,我的陰部已經潮濕的厲害,兩片肥厚的陰唇一顫一顫的,正等待著被侵入,等待著被我的主人侵入。
主人站在我的身後,一隻手牽著鎖住我的鐵鏈,一隻手在我那潮濕的陰部撫摩著。我不由的呻吟了起來,那麼一種麻酥的感覺令我難以抑制性的衝動,我彷彿感到自己行走在雲霧中,飄然欲仙,這是我的幸福時光。主人的手仍有節制的運動著,在我那刮的白皙的陰部運動著,主人說:這剛刮過的陰毛,怎麼又露了出來?
我呻吟著,搖動著屁股,那情形,真的彷彿一隻發情的母狗。我企求著:主人,請進入我的體內,我想和你合為一體。主人看到我急迫的神態,也笑了,將手從我的陰部抽出,輕輕的在我的屁股上拍打了幾下,彷彿欲決的堤壩又被洪水衝擊一樣,我體內受虐的因數再次的提升我的性慾的快感,我呻吟的更加肆無忌憚了。
主人的陽物也堅挺異常,輕車熟路般的抵進我的陰部,而這時,我的陰部有規律的啟合著,以接納主人的進入。當主人的陽物完全的進入我的潮濕粘滑的下體時,我感到充實,不光是我的身體感到充實,同時,我的精神也感到充實。
主人鬆開了手中的鐵鏈,雙手伏在我的胯部,彷彿一個將軍一樣,而我就是將軍所驅使的戰馬。鐵鏈從我的頸部滑下,隨著主人的進入和抽動,那陣陣的快感彷彿驚濤一樣從我的體內不斷的湧出,我大聲的呻吟著,使勁的搖晃著頭顱,那鐵鏈也隨著我的搖晃而抖動。我偏過頭去,將鐵鏈含在了口中,以抑制我的呻吟~
主人在我的身後劇烈的抽動著,我的陰部承受著主人不斷的衝擊。這個衝擊,是一種愛,是一種人性的真諦。我喜歡這種衝擊,就如同我喜歡愛一樣。甚至於我希望這種衝擊、這種愛,可以延續我的一生,永不終止~
依偎在主人的懷裏,我感到幸福和塌實,感到有一種歸屬的自在。主人的肩膀寬闊而富有彈性,是標準的男人的肩膀,它隱含著力量和溫暖。而我的肌體柔弱無骨,光潔若玉,經常的被主人形容為一條性感的美人魚。主人的雙臂摟抱著我,用他的話來說,叫作抱得美人歸。
臥室裏的燈光氤氳而祥和,那組合的音響中,正試有試無的放著清緩的音樂。當我和主人都雙雙的達到高潮,攤在地上的時候,我最喜歡聽到的就是主人喃喃的話語:昭,我的小昭,我愛你。那是主人發自肺腑的聲音,是絕對的沒有摻假的表露。而我,只能機誡的回答:主人,我也愛你,我願永遠做你的奴隸。
盥洗過後,主人將我牽到了床上,解開了栓系在我項圈上的鐵鏈。我看了看主人下體那已經耷拉下去了的陽物,用手輕輕的撫摩著,說:主人,還要把我捆起來嗎?
主人低頭親吻了我一下,說:你說哪?
我跪坐在主人的面前,將雙手倒背在身後,說:主人,請將奴隸捆綁起來吧。
主人從床上的枕頭旁邊,抽出了一根紅色的繩索,看到那繩索,我的下體就有了一種發熱的感覺,彷彿那繩索就是我身體的一個部分。主人將繩索從我的項圈後邊的鐵環中穿過,然後在我的上臂處,纏繞了兩圈,打了個節後,拉到了前邊,開始捆縛我嬌小的乳房。在繩索的捆紮下,我的乳房開始挺起,有如兩個隆起的山包。我低頭看著,我的臉也開始發燙了,我能感覺的到,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。
將我的乳房捆縛好了以後,主人即將剩餘的繩子拉到背後節好,而沒有捆綁我的兩隻前臂和手腕。這是我的主人多次捆綁我後做的一種改進,這樣,我的雙手就還有著些許的自由,能盡可能的保持身體的平衡,況且,這樣捆綁的話,經過一夜的睡眠,我的手臂也不會因為血液的不迴圈,而變的麻木。
在捆縛我的過程中,我能感覺到主人的亢奮,主人的陽物也開始堅挺起來,並不時的摩擦到我的身體上。同時,我的身體也有了感覺,我眯縫著眼睛,口中輕輕的呻吟著,盡情的體會著被虐待的滋味。
隨著嘩啦、嘩啦的鐵鏈的撞擊聲,我知道,主人已經將我每晚必須佩帶的腳鐐拿了出來,那是一副不銹鋼的腳鐐,有九斤多重。主人的手捉住了我跪伏的腳腕,我能感覺到鐐箍套到我肌膚上的涼爽,隨著喀噠的聲響,腳鐐戴到了我的腳腕上,接著,是另一隻~
主人仰躺在床鋪上,笑眯眯的望著我,望著我這個被捆綁著,戴著腳鐐的奴隸,那勃起的陽物也高傲的挺立著。我挪動跪著的雙膝,拖動著腳上的腳鐐,湊到主人的身前,彎下身,將我的小口湊到主人的陽物上,慢慢的潤吸著,彷彿那就是我這個奴隸的美食。
主人閉上眼睛,盡情的享受著,不時的發出一兩下呻吟的聲音,我更加賣力的侍奉著,這是我,一個奴隸的職責。我知道,主人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,而同樣的,我的幸福也是主人的幸福。主人愉悅的享受著,陽物在我的挑逗下也逐漸的變大,變粗。我偷眼看去,這時的主人全然沒有了主人的尊嚴,彷彿一個初涉愛河的新生。
我笑了,想和我的主人開一個玩笑。我收回舔弄著主人陽物的舌頭,用我的兩排牙齒在主人的陽物上輕輕的摩擦幾下~
隨著我牙齒的磨合,仰躺在床上享受的主人誇張的叫了起來。我抬起頭,有些幸災樂禍的問到:怎麼了,主人,你叫喚什麼?
主人伸出了手,捏住我小巧的鼻子,說:你想謀殺親夫啊,看我怎麼收拾你。
我裝出一副害怕的表情,極力的想掙脫主人捏住我鼻子的手,說:奴隸不敢了,奴隸不是有意的,請主人責罰。
好吧。主人說:那你說說,謀殺親夫,將怎麼定罪~
我的腦子轉了轉,說:依古代的律法,謀殺親夫,將被判騎木驢遊街示眾,淩遲處死。
主人使勁的捏著我的鼻子,惡狠狠的說:那你說,我將會怎麼責罰你哪?
看主人的神態,我不由的想笑,只是鼻子被主人捏得酸酸的,哪裡還笑得出來。我仰著臉說:奴隸確實不是有意的,請主人原諒,如是主人想責罰的話,還請主人愛我,用你的陽物,使勁的侵犯奴隸的下體。
主人笑了,鬆開了捏著我鼻子的手,說:不羞,剛被插過,就還想。
我伏在主人的身上,用沒有被捆住的手,握著主人那堅挺的陽物,說:不嗎,不嗎,奴隸就想,天天想,時時想,想著主人的大鳥插我。
其實,在我說這些話的時候,我沒有任何的不適。主人就是我的最愛,而我就是主人的寵物,在主人和我的交往中,我們拋棄了任何的虛偽、任何的假面,我們沉浸在愛的遊戲中,我們樂此不疲,心心相印。
主人說:沒有規矩,不成方圓。你謀殺親夫,死罪可免,活罪難饒。本主人就判你扮作母狗一天,以敬效尤。
我依偎在主人的懷裏,搖晃著身子撒嬌,說:奴隸接受主人的責罰,但是,今天晚上我想和主人睡在一起。明天,我再扮作主人的母狗,可以嗎?
主人搖了搖頭,對我的撒嬌感到無可奈何,伸手將我攬在了懷裏,說:好吧,好吧。我今天就摟著我的小奴隸睡。
看到主人答應了我的要求,我的心裏非常的高興,今天晚上又可以在主人寬闊、溫暖的懷抱裏入睡了,而不必像母狗一樣拖帶著鐵鏈,倦曲在地下室或者主人的腳邊。我伏在主人的胸前,伸出舌頭,輕輕的舔著主人的胸部,溫馴的彷彿一隻貓。我知道,主人同樣的喜歡我這樣的舔嗜的。
果然,主人摟抱我的胳膊將我摟抱的更緊了,我抬動一下戴著腳鐐的雙腿,將主人的陽物夾在我的陰部。我喜歡這樣的一種姿態,在我的意識裏,好像主人的那件陽物本來就是我身體的一個部分,只有當它插入或者被我夾緊的時候,我才感到充實,感到愉悅。
主人的手輕輕的拍打著我的後背,那憐愛的情形令我感動。我在主人的懷裏享受著幸福,同時,在我的心裏,我也在暗暗的發誓,我一定要聽主人的話,做一個好的奴隸。不論主人讓我幹什麼,做什麼,我都要去做,我要讓主人高興,讓主人愛我。
想到主人明天將要對我的責罰,我的臉有些發紅,同時,在我的心裏,也有著一種期待。因為,我知道,主人每一次對我的責罰,都會更加的愛我一分。想到自己赤身裸體的,不能站立,只能像狗一樣的起居,想到自己的項圈和乳頭上將掛上叮噹作響的鈴鐺,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肛門裏將插上真正的狗的尾巴,我的下體又漸漸的濕了~
當我醒來的時候,主人已經起床了,我的旁邊空蕩蕩的,只留下主人的體味。我用沒有捆住的雙手,撐住床鋪,慢慢的抬起身子,下了床。興許是腳鐐的鐵鏈,在地上拖動的聲音,驚動了我的主人,主人在廚房裏問到:小昭,睡醒了嗎?你等等,我馬上就好。
我走到廚房的門口,看到主人已經煎好了雞蛋、熱好了牛奶,擺放在餐桌上。我連忙說道:主人,這些活該奴隸來幹的,怎麼能勞動主人~
主人用毛巾檫了一下手,走到我的身前,吻了吻我,然後說:今天就破一回例吧。
我笑了,我知道,這一定是主人的詭計。每一次,主人準備懲罰或者調教我之前,都對待我特別的好,呵護備志,這一次也不例外。想到昨天晚上主人的話語,想到主人判我做一天母狗的決定,再看看主人現在的表現,我全都明白了。
我斜倚在廚房的木門前,搖晃著我被捆綁住的身體,說:還請主人為奴隸解開束縛,待奴隸從衛生間出來,再好好的接受主人的懲罰,做一個乖乖的母狗。
主人笑了,彎腰一把將我抱了起來,朝衛生間走去,我腳上的不銹鋼的腳鐐就自然的垂下,那鐵鏈也發出了嘩啦的聲響。
在衛生間間,我掙扎著想從主人的懷抱裏下來,誰知主人制止了我的掙扎,而是將我抱在了身前,兩隻手抄起我的雙腿,於是,我就如同一個嬰孩一樣的被主人抱著了。我的頭倚在主人的胸前,我的臉有些發燙,我能看到我的兩條白皙的腿被主人平端的伸出,我能看到我腳上的鐵鐐晃動著。
主人,奴隸這樣尿不出來~我羞愧的說。
主人沒有說話,抱著我擰開了旁邊的水龍頭,水嘩嘩地流淌了出來,那水流的聲音激起了我的便意,然後主人又吹起了口哨,輕輕的、柔柔的,彷彿我真的是一個不懂事的嬰孩,被大人抱著小便一樣。
尿液終於噴湧而出,如同一條銀色的水注向前射區,我連忙抬起雙腿,防備尿液射到腳鐐的鐵鏈之上。主人的手也向下摸去,摸到了我的陰唇,摸到了我的尿道,癢癢的、酥酥的。我強忍著,連忙說道:主人,不要,髒~
主人的手在我的下體處摸著,說:哈哈,怎麼會哪?童子的尿,是人間的極品,怎麼會髒哪,況且又是你這樣的童女,更是聖品。
我羞孬的晃了晃屁股,對主人說:主人,好了,請放奴隸下來吧。
主人的手繼續下摸,碰到了我的菊花蕾,將頭湊近我的耳邊,輕柔的說:這裏還沒有清理哪。
我搖了搖頭,說:奴隸現在不想。
那怎麼行,一會兒還要扮做母狗,這裏要插上尾巴的,現在不清理乾淨怎麼可以?主人的手一邊繼續的摸著,一邊溫柔的說。
我將頭靠在主人的懷裏,閉上了眼睛,說:主人,不插尾巴可以嗎?
不行。主人說:你謀殺親夫,本該騎木驢,淩遲處死的。現在本主人法外施恩,你不叩謝,倒還罷了,竟然講起了條件。再說了,做一條禿尾巴的狗多醜啊~
看到沒有通融的餘地,我也就沒有堅持,反正一客不煩二主,我只能依主人的意見而行了。
排泄完後,主人打開了淋浴裝置,我的手臂還是被捆綁著,沒有解開。溫暖的水從高空淋下,灑在我的肌膚上,很是舒適。主人細心的為我檫試著,而我就如同玩偶一樣,被動的接受著主人的服務,接受著主人的愛意。這種時刻,是我最幸福的時光,它令我深深的陶醉,陶醉於主人的手、摻和著溫水流過我的全身。
早餐也是主人餵我而吃的,我端坐在餐桌前,腳上鎖著不銹鋼的腳鐐,潔白的雙乳和臂膀被紅色的繩索捆綁著,高挺的脖子上戴著黑色的項圈,彷彿一個被俘的公主。而主人,坐在我的旁邊,微笑著,很有風度的將早餐送入我的口中。像極了一個有責任的男人,具體的說,是一個情人、丈夫或者父親,反正,我心中的男人,就是我主人這樣的。
我本能的吞食著主人的餵食,那情形,乖極了。我知道,主人最喜歡的就是我乖巧的性格,於是,不論在什麼時候,我都是一個乖巧的奴隸。主人看著我微笑,而我也在吞食的間隙,眯縫著眼睛,淫蕩的朝主人撒著嬌,並不時的伸出舌頭,做出親吻的神態。
主人笑了,將牛奶含在口中,湊到我的嘴前,我連忙抬起頭,張開了我的小口,接受主人的恩典。香甜的牛奶流遍我的口腔,緊接著,是主人的舌頭探了進來,同我的舌頭交接在一起。幸福的暖流煞時流遍我的全身,只可惜,我的雙臂還被捆綁著,不能將我的主人攬在懷裏,我只能挺直著身子,用我的雙乳摩擦著主人的軀體。
我跪坐在主人的身前,其溫順的就如同一條聽話的母狗。主人憐愛的解開了捆縛住我雙臂和乳房的繩索,然後,伸出雙手,溫柔的撫摩著我肌體上那捆綁後所留下的痕跡,其細心的程度,彷彿撫摩一件精美的玉器。然後,主人轉到我的身後,伏下身子,將我腳上的腳鐐也打開了扣著的鎖,放在我的旁邊。
主人摩挲著我的頭髮,問到:你真的願意做二十四小時的母狗,沒有怨言嗎?
是的。我回答,我願意做主人的母狗,沒有任何的怨言。
主人說:做了母狗,將不再能站立的行走,將不再說人類的語言,你能做到嗎?
我點了點頭,說:奴隸能做到,奴隸喜歡做母狗,請主人給奴隸裝扮。
主人先吻了吻我,然後拿出了兩個小些的銅鈴,用紅色的絲線,細心的系在了我的兩個乳頭上。當主人的手給我的乳頭系上銅鈴的時候,我的兩個乳房就開始發硬、變漲,我的體內,也莫名其妙的興奮了起來,彷彿我天生就是受虐的本性,而這一切都是我所喜歡和期待的。
緊接著,主人又拿出了兩個更大一些的銅鈴,我知道,那是系在我脖子上的項圈上的飾物,也就是母狗的標誌。我也知道,當我的項圈上系上了這兩個銅鈴之後,我的身份就是主人的母狗了,不論我的身體有任何的動作,這兩個銅鈴都會叮噹的作響,提醒我母狗的身份。同時我更知道,當我戴上了這代表著母狗身份的銅鈴之後,我的身份就由奴隸變成了母狗,我就將不再能站立的行走,不再能說人類的語言。
我將雙手伏在地上,伸出我修長的脖子,任由主人將那兩個叮噹作響的銅鈴掛在了我的項圈之上。當主人掛好之後,我搖了搖頭,於是,那兩個銅鈴就歡快的響了起來,清脆而悅耳。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,說:還不謝謝主人的賞賜~
我搖動著屁股,口中汪、汪~的叫喚了兩下,即使這個輕微的動作,都帶動著項圈和乳房上的銅鈴叮噹的響著。主人哈哈的笑著,又拿過了拿了兩個護膝,分別給我戴在左右腿的膝蓋上,我知道,那是主人對我的愛,更是一種保護,這樣即使我長時間的跪立、爬行,雙膝也不會感到痛苦和不適。
那不銹鋼的腳鐐重又戴在了我的腳腕之上,只是這次不光我的腳上戴著腳鐐,我的兩個手腕上也被主人鎖上了鐵鏈,只不過手腕上的鐵鏈要短的多,也不是多麼的沉重。為著爬行的方便,主人又用一根鐵鏈將手腕上的鐵鏈,同腳鐐上的鐵鏈連在了一起。這樣,當我爬行的時候,一抬手也就能扯動著腳上的腳鐐前行。
最後,主人才拿出了我最後的飾物,一條真正的狗的尾巴。只不過這條狗的尾巴,被主人做了加工,前端是一段透明的矽體,其內鏤空,有一個球體,既方便主人的插入,又不會很容易的滑落,況且鏤空的結構,也不妨礙我體內氣體的流暢。矽體的後邊才是狗的尾巴,黑色的發澤,毛茸茸的。
看到那個物件,我的心裏有著一種的恐懼。記得剛開始主人給我插上那個狗的尾巴的時候,每一次,我的屁眼都被撐的生疼,火辣辣的,行動也不是多麼的自如。當然了,經過多次的插入後,我的屁眼已經能很方便的接納它了,但過去的痛苦,還是使我對這個狗的尾巴心有餘悸。
主人將尾巴的矽體放入我的空中,讓我叨著。然後,用手摸了摸我因為緊張而收縮和乾枯的菊花蕾,朝上面塗了些甘油,即開始搓揉了起來。不一會,我的屁眼就在主人的搓揉下放鬆了,主人取下我口中叨著的尾巴,那尾巴上以沾滿了我的口液。主人將它湊到我的肛門口處,很輕鬆和自如的插了進去~
當主人將尾巴插入我的屁眼的剎那,我還是習慣性的啊了一聲,然後,我就覺得我的肛門變的充實,並且開始收縮。我伏在地上搖動著尾巴向主人表示謝意,同時,項圈和乳頭上的鈴鐺也響了起來,其淫蕩的情形無以覆加。
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,說:好了,現在我們的母狗可以運動了。
我張開口,汪、汪~的叫了兩聲,然後,伸開四肢,拖動著手腳上的鐵鏈圍著主人轉了兩圈,那情形,就如同一條真正的寵物犬圍著它的主人。只不過我這個裝扮的寵物犬要顯得更加辛苦,畢竟手腳上的鐐銬要限制我的自由,增加我的負擔。
主人看了看牆上的掛鐘,說:好好的體會一下,明天的這個時候,就是你自由的時刻。
我也抬頭看了看,汪、汪~的叫了兩聲,算是對主人的回應。
主人穿好了衣物,打好領帶,瀟灑的有如王子一般,將公事包夾在腋間。我知道,主人要工作去了,要離開我的視野,我不捨的將頭在主人的腿邊摩挲著,一付親暱的姿態。主人拿了一塊厚厚的氈墊,放在了書房的電腦桌前,將我牽到了那裏,我知道,那裏就是我的棲身之所了。
我斜躺在氈墊上,將手腳上的鐐銬放好,像極了一頭乖巧的母犬,我盡力的斜靠著,以避開屁股上尾巴對氈墊的接觸。主人從書架上抽出了一本書,放在了我的面前,說:你是一隻有文化的母狗,我不在的時候,看看書吧,也省得寂寞和想我。
我汪、汪的叫了兩聲,以回謝主人的關心。我知道,那是我和主人最喜歡看的李銀河女士著的《虐戀亞文化》,其淡雅的封面裏,隱含和許多的內容,尤其是後半部分附錄的王小波先生翻譯的《O的故事》,更是虐戀文學的經典之作。
主人蹲下了身子,吻了吻我的嘴唇後,用手撥弄了一下栓在我乳頭上的鈴鐺,使它發出了好聽的聲音後,主人才露出滿意的笑容,然後,主人才走出房間~
我看到主人的身材消失在門外,我聽到主人鎖門的聲響,先是房門,然後才是鋼柵欄一樣的防盜門。現在,房間裏就只有我一個人,不,是一條狗,一條披掛著鐵鏈和鈴鐺的母狗了。我斜躺在主人放置的氈墊上,手中無目的翻弄著書頁,心中懷念著主人~
主人是我的中學的同學,也可以說算是青梅竹馬的朋友了。記得和主人的結識,也是一段巧合,就如同俗話說的那樣:魚找魚,蝦找蝦。在茫茫的人海中,能得到主人這樣的朋友作為終身的伴侶,也是我們的一種幸福。
頁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主人和奴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