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disy 發表於 2021-8-19 02:00:58

虐待媽媽

那時我的媽媽38歲,身材不像別的女人一樣很臃腫,還是和28歲左右姑娘一樣的身材,我知道她並沒有怎麼好好的保養。爸爸說過,媽媽擁有天生的美麗身材。長長的頭髮齊臀,很直。也染了一個暗紅色,瓜子臉,小巧的鼻子,小小的嘴巴,彎彎的眉毛下,一雙細長的單鳳眼,挺挺的乳房並不是很大,細細的腰肢下面有很巧有很豐滿的臀部,小腹有一點點的隆起,畫著一條美麗的曲線一直達到那神秘的地帶。
小時的我不知道媽媽是這麼漂亮,直到高一開始注意女生時有一天驚奇的發現媽媽是那麼的漂亮,比起其他同學的媽媽,我媽媽簡直是天仙。媽媽平時對我很好,長這麼大在家裡我還從沒自己洗過襪子,飯菜總是做得那麼可口,媽媽的確是個好媽媽。在高中認識幾個非常好的朋友,總是找個藉口晚上不回家去網吧通宵,當然也看黃片,對於處男的我當然是定力不足,總是看一個小時左右就去洗手間手淫,射精。
當然,做愛的動作和姿勢以及花樣全都明白不過了,還看了一些動畫片式的虐待方法。動畫是比真人好看的多的,但我發現更好看的是小說,尤其是亂倫的小說,令我不能自拔。看著看著都會心跳加快。
久而久之,我注意媽媽,想像著和她瘋狂的做愛,插她那濕潤的小穴,聽著她滿足的呻吟。但想是想,也從來沒有機會。偶爾睡覺前媽媽會穿著內衣來我的房間看看我學習,白色的胸罩罩著她尖挺的胸脯,白色的內褲緊緊的包著那迷人的臀部以及那微微壟起的陰部,纖細的腰肢把胸和臀映襯得更加突出而迷人,她每次開門時我的目光都忍不住看往她陰部的的曲線,心中一陣亂跳。
媽媽也只是看我一眼就走,還問我餓不餓,也總給我拿來水果。
爸爸為了工作總是不在家,媽媽搭理家的一切,也不上班。
記得一次,我還在我房間裡看漫畫沒睡覺,時間應該有11點多了,媽媽應該早睡了,可我卻聽到媽媽的房間門開了,然後她在廚房裡洗手,之後又來到我的房間,推開門,我怕她知道我看漫畫沒學習罵我,我就趕緊裝睡。
媽媽把門開一半看我怎麼還打著燈,我用瞇著的眼睛看到她並沒有穿胸罩,只穿著一條白色的內褲,渾圓的乳房在她身上最恰當的位置尖挺著,紅紅的乳頭也很尖挺,周圍的小圓乳盤也緊縮著靠攏乳頭,臉上還有乳房上有淺淺的紅暈漂浮。
我忽然意識到媽媽難道剛剛在自慰嗎,雖然我沒和女人做過愛,但在網上關於女性的性感特徵以及做愛時身體的反映也是知道的,白色的內褲中間的底部也就是小穴的同口處好有點濕,怪不得她出來洗手呢我還繼續假裝睡著,暗中卻看著她迷人又令人消魂的身體,陰莖不由得勃起了。
但我蓋著被子,媽媽沒有發現它動了。媽媽說了一句「這小子睡覺又忘了關燈」說著向我走過來,伏下身子來關我枕頭旁邊的電燈開關,圓圓的乳房也向著我的臉垂下來,離得那麼近,太漂亮了,比黃片裡的女人都漂亮,圓圓的沒有一點瑕疵,乳頭還是那麼挺,乳盤還是那麼緊湊,我還聞到一點她身上的體香,也許是乳房的香味,媽媽關掉電燈轉身走了,關上了門回到自己房間,我馬上坐了起來,想著剛才看到的情景,開始手淫「圓圓的乳房,尖挺的乳頭,紅僕僕的,陰部的曲線,以及內褲顯現的臀部豐滿的形狀」很快,我就射了。
我決定一定要天天不關燈,這樣就能天天看到媽媽的身體了。感覺真舒服,早上媽媽還是比我先起來給我做飯,吃飯時看著媽媽穿著衣服的身材,心裡盤算著以後的計畫。爸爸是生意人,忙的不得了,兩三個月才能回來一次,媽媽應該是平常非常飢渴的想做愛。以前沒注意,媽媽好像天天晚上都給自己手淫自慰。有機會了,哈哈,又到了晚上,我有沒關燈等著媽媽來,媽媽房裡並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女人自慰時還控制著不出聲,真是很不舒服,一會,媽媽果然又出來洗手,也來到我房間,打開門,給我關燈,還是像上次一樣她沒穿胸罩,關了等後就走了。
我接下來手淫,想著好戲。明天就了第三天晚上,我早早的就睡了,睡前還告訴媽媽「媽,我睡了啊」
媽媽在看電視看著我說「別忘關燈啊」
我說「我有沒關燈嗎,媽媽」
「怎麼沒有啊,每天都是我過去給你關的」
「我怎麼不知道啊」
「你睡覺那麼死怎麼知道啊」
「哦」這次不會了
我回到房間想,不會才怪呢,我想著媽媽的身體手淫,射了後用衛生紙裝上,然後放在床邊的地板上,好讓媽媽看到。
一會,媽媽又來了,我還是裝著睡覺,開門後媽媽過來又給我關燈,剛伏下身子就看到地板上的衛生紙,她揀起來,很疑惑,打開看了看,又看了看我,又把紙巾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,又抬頭看了看我,竟偷偷的害羞的笑了一下,那麼淫蕩,然後就拿走了。
關燈後轉身出去了,這次媽媽穿著還是平常的衣服,說明她還沒有要睡覺,也就沒有手淫了,那她把我的精液那走無非是想讓自己手淫時更快樂一點,要不她就應該仍到我房間的紙簍裡啊,嘿嘿,我要看看媽媽怎麼自慰的。
媽媽回到自己的房間了,我馬上起來,開窗子跳了出去(忘了說了,我家是在一個小城的郊區,是平房,但很大,獨門獨院,裝修的很好,所以有地板)我貓腰來到媽媽房間窗子底下,慢慢的抬起頭媽媽坐在床上,一臉紅暈,拿著我的紙包著的精液,把電視關了脫衣服。
因為屋子裡亮著燈,外面很黑,所以她看不到我脫上衣時臉上竟然還很害羞的表情,媽媽真的好漂亮啊,比少女還好看,退去衣衫只剩想胸罩和內褲了,我心跳加快,精彩的馬上就來了媽媽把手伸到背後揭開胸罩帶子,把胸罩拿掉了,慢慢的動作,無不體現女人的性感,我的陰莖硬的不得了,但我沒有動,沒有抓著它手淫,因為更好的還在後頭呢。
媽媽,坐在床上脫去內褲,因為是側對著我,所以我看到她渾圓的屁股和一撮密密的陰毛媽媽現在是裸體著的,燈光竟然顯現她肌膚上的光澤,特別是屁股上和乳房上的,這是我以前沒注意的。我不由得把手握在我的雞巴上前後擼動,但很慢,怕太快了射了。
前面的春色太動人了,媽媽打開紙包,又聞了聞,然後用手沾了點精液一點點的放進她那小嘴裡,閉著眼睛,表情性感極了。媽媽她吃的是我身體裡出來的精液啊,這令我看得更加興奮了。
媽媽慢慢的坐在了床上,還是側對著我她又沾了點,放在嘴裡,身子有一點後仰,她竟然把整個手指都放進嘴裡,然後抽出來又伸進去。媽媽閉著眼睛,說不出的享受她又往裡坐了坐,用一隻手在後面支著身體,抬起一條腿放在床上,又把腿向外打開了點,張開拿著我的精液往自己的乳房上抹,又往乳頭上抹,又用手往自己臉上嘴角旁邊抹。
我看的好激動,媽媽真是騷啊,拿著自己兒子的精液就這樣吃這樣摸在自己身上,真是個賤女人。越看越爽,就快射了,就馬上停止了手淫,接著觀看媽媽自慰的春色媽媽又把精液一點點的塗在自己的小腹上,隨之眼波流動,說不出的性感。
精液所剩無幾了,媽媽乾脆把紙攤平用手按著在全身摸,紙被精液浸了很多,所以很滑媽媽來回的撫摸,摸到乳房是還用力捏了捏,然後拿下一隻手,放在自己小穴的洞口手淫。
媽媽閉著眼睛,不時的還咬一咬下嘴唇,不時的伸出舌頭舔舔臉上被精液塗過的地方。然後她用食指插進自己的小穴,來回的抽動,嘴裡有一點點的呻吟(窗子隔音不好)「恩......啊......恩......」然後她又把中指也插了進去,繼續進進出出的抽動。另一隻手拿著帶精液的紙來回的摸自己的兩個乳房,時而用力捏這,揉著,長長的頭髮垂著,說不出的肉慾縱橫。
隨著抽動的越來越快,呻吟聲也漸漸的大了起來。一會媽媽的身體漸漸的紅了起來,抽動也更快了。她把頭朝裡面倒去,躺在了床上,另一隻腿也拿了上來,兩隻腿分開的很大,這樣整個小穴都暴露在我眼前。
我的雞巴竟然在我沒有去碰的情況下跳了一下。畢竟我是第一次看女人的陰部,媽媽的陰毛很密,但小穴旁邊就少了很多。媽媽的兩根手指抽動的更快了,另一隻手更用力的捏著自己的乳房隨著「啊~~~~~~」的一聲低吟,媽媽的高潮來了。身子也在床上挺了起來,淫水順著小穴流過肥大的屁股流到床上,也流到中間的那個菊花上。
看到這裡我趕緊用力擼著雞巴,馬上,我就射了。我的慾火剎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,爽極了。
媽媽的身子落在床上,喘息著手指也抽了出來,放在嘴裡。一會媽媽坐了起來出去洗手,我趕緊又悄悄的跑回我的房間......
這樣每天我都會特意留下精液,有時放在紙簍邊,有時我關了燈把精液放在紙簍裡,媽媽都會特意進來,去裡面把它悄悄拿走而我也每天欣賞媽媽的春宮表演,每個晚上都射兩次。
我性慾很高,沒有感到吃不消,相反每天都很舒服。有幾天媽媽沒有來拿,我想她月經了吧,果然在廁所裡看到了衛生巾。只要月經一過她就會來拿,我也會去看。天漸漸冷了,我不可能晚上總在窗檯底下。我知道這樣還滿足不了我的要求,我要操媽媽的小穴,幹她那嫩嫩的小穴,一定要。
一天我把燈關掉,坐在床上等媽媽。果然,慢慢的悄悄的走來。我假裝沒聽見,等媽媽走到我門口時我手淫。媽媽停住了,無聲無息的,我假裝不知道。媽媽在門口也肯定藉著月光看到我在手淫,拼命的手淫,因為媽媽在看,所以我很興奮,很快就射了。
我把紙仍在紙簍裡就躺下了,幾分鐘後我就裝出睡熟了的呼吸聲。媽媽慢慢的開門進來,一點點的走,怕吵醒我。她穿著內衣,背著我走向紙簍的時候,我看到她的內褲有一個邊夾在她的腹股溝裡,露出一半的屁股,那麼圓,那麼豐滿,真想親一口上去。
媽媽彎腰去找我的精液,屁股更加的衝向我,我好像看到了她的肛門,和小穴。加上渾圓的大屁股,真想去操啊,但,再等等。媽媽找到後,轉向我看了一眼,開門慢慢的走了。我坐了起來,聽著動靜,媽媽進了自己的屋子。
我打開門慢慢的走了出去,來到媽媽的門前,聽著媽媽又在激烈的自慰,還不時發出「恩......恩......啊......恩......」的聲音。我知道是時候了,我慢慢的走回自己的門口,開一下關一下門,特意弄的很大聲。然後我大聲說道「媽,我頭痛,有藥嗎?你沒睡吧,媽!」說著也快步走過去推開門。
媽媽正慌張的從床上坐起來,手裡還拿著我射精用的紙,嘴角和乳頭上還有我的精液。我站著沒動,媽媽也沒動,但臉紅的跟熟透的蘋果一樣。慢慢全身都紅了,還低下頭,從長長的頭髮縫隙中看到媽媽慌張的眼神,和嘴角精液反射的燈光。
我高興的不得了,但我要裝出尷尬的神態了。我沒出聲,轉身回房了。
我回到房裡,坐在那高興,看看媽媽明天怎麼面對我。哈哈,想著媽媽那害羞又恐慌的表情,玲瓏的身材和乳頭上嘴角上的我的精液,我就更興奮,陰莖又勃起了。我剛想手淫,就聽到媽媽那屋開門的聲音。
媽媽過來了,她想幹什麼呢?反正總的看來我是對的。當媽媽的拿著自己兒子的精液,為自己手淫,這能說的過去嗎?
我在黑暗中坐著,媽媽推門進來了,站在門口停了一下,就坐在我旁邊了。
我嚴肅的看了看她,伸手把燈打開,聽到媽說了聲「別......」
但燈已經開了,她穿著長長的睡衣,隱約看到白色的內褲,但沒看到胸罩,她沒穿吧。
媽媽的臉很紅,脖子也很紅,出了很多汗,頭髮有點濕漉漉的,顯得更加性感。
再加上害羞的表情,別提了,我的雞巴把我的內褲撐成個小帳篷。
媽媽看到了,頭更低了,兩隻手放在兩腿之間,不知怎麼辦才。好一會,媽媽好像鼓足了勇氣慢慢的抬頭對我說「小風......」
她又把頭低下了,鼓足的勇氣好像沒了,但還是很小聲的細語說「可以原諒媽媽嗎?......」
媽媽時不時瞄我內褲上的帳篷,我沒出聲。媽媽又接著很小聲說,「你也大了......你知道......的......你爸他......總......不回來......我......我......你明白嗎」
媽媽的汗更多了,睡衣都粘在身上,看著她光滑的背我說「恩......」
媽媽脖子更紅了說「謝謝你......,小風......我......走了」
媽媽剛站起來,我就拽住她的手說「媽......」
媽媽沒回頭「恩......」
「媽,我現在什麼都懂」媽媽還是沒轉頭說「謝謝你,小風」
我又說「媽......」
我用力一拽,她恩的一聲就坐了下來,低著頭,又偷偷的看了我的帳篷一眼。
我說「媽,你沒來......是嗎?」
媽媽身體震動了一下,沒說話,我心想,哈哈,看來可以了。
我接著說「那.........是不是很不舒服......啊」
媽媽沒說話,還是低著頭,脖子通紅,出汗又多了,後背的曲線顯露出來。
我有點責怪她說「媽,我什麼都懂的......是不是很不舒服...你說啊」
媽媽輕輕的「恩」了一聲。
良久,我的手慢慢的抬起來,放在媽媽的腰上,媽媽還沒動,我暗喜「媽,我......也很不......舒服的」
媽媽應該明白,我是看到她手淫才會勃起的,媽媽慢慢把手放在我的帳篷上,細聲說,「用媽媽幫你嗎?」
「恩」我趕緊回答
媽媽把手慢慢的伸進我的內褲,碰到我的陰莖,陰莖不由的跳了一下。我慾火一下就上來了,把媽媽摟進懷裡說「媽媽,那你呢,用我幫你嗎?」
媽媽沒出聲,摟她腰的手感到媽媽身上特別的熱。我站起來把內褲脫下,大雞巴就立刻彈了出來。
我又坐下,媽媽猶豫了一下,就用手抓住了我的陰莖,上下的擼動一陣。
舒服的感覺湧上來,我用另一隻手伸向媽媽的睡衣裡,碰到了媽媽的乳房,還是那麼的熱,我說「媽,你怎麼這麼熱啊?」
媽低聲說「啊......剛才......我......」
「呵呵,媽媽,我什麼都懂的,呵呵」這時我手已經抓住了媽媽的乳房,然後慢慢的揉動,媽媽輕聲的「恩」了一聲。
我說「媽媽,我躺下,你幫我」
「恩」媽媽話少的不得了。
我躺下後,媽媽做在床邊用手在我的陰莖上擼動,我爽到極點。
這可不是自己手淫了,而是媽媽幫我,一會我就射了。媽媽嚇了一跳,射在了媽媽的臉上,媽媽剛要躲,我卻抓住她的頭,不讓她動。大力的射了6 次,都射在媽媽的臉上了,剩下一些從馬眼了流了出來。
媽媽拿起手要擦臉上的精液,我又抓住了她的手,我說「媽,你喜歡精液的味道是嗎?」
媽媽沒說話,我說「我看到你在你房間看你吃了」
媽媽臉又紅了,沒說話,我把媽媽的頭按下,小嘴唇就碰到了我的龜頭我說「媽媽,吃吧,好嗎,我沒有衛生紙擦了」
媽媽「恩」了一聲,慢慢張開小嘴,含住我的龜頭,我又按了一下她的頭,我的大雞巴讓媽媽吃進去一半,我說「媽媽,好舒服啊,我還要射」
媽媽嘴了含著我的雞巴含糊的「恩」了一下,然後她就上下的動。我不知道為什麼還想來,第一次和女人做這樣的事。不,況且還是自己媽媽,有別樣的感覺。我的手也從媽媽的睡衣領子裡伸進去揉她的乳房,媽媽發出「恩......恩」的聲音,還含糊不清。
我揉的速度加快,媽媽恩的越快。
我說,「媽媽,你上來好嗎?」
媽媽點頭答應,上來跪在我兩腿之間,用她的小嘴繼續潤吸我的肉棒。
我的一隻手揉媽媽的乳房,一隻手上下按媽媽的頭,讓她更快的上下動。
媽媽從喉間發出含糊不清的「恩......恩......恩」的聲音。
我忽然抓住媽媽的雙肩把她一拉,媽媽就吐出我的肉棒,整個人都趴在我身上。
乳房壓在我身上,我的雞巴也頂在媽媽的陰戶上。我用力吻在媽媽的嘴上,舌頭伸進去,和媽媽的舌頭糾纏在一起,媽媽也迎合我。
我一隻手摸著媽媽的乳房,一隻伸到下面隔著媽媽的睡衣和內褲摸媽媽的小穴,並且迅速的摩擦。媽媽忽然坐起來,舌尖帶起一絲唾液。媽媽坐在我的雞巴上,快速的脫去自己的睡衣,兩顆乳峰立刻聳立在我的面前。媽媽好像慾火焚身了。
媽媽說「小風,媽媽要你,媽媽好想要你,媽媽愛你,和媽媽做愛好嗎?」聲音說不出的嬌嫩。
看媽媽主動,我也來電了,我說「媽媽,我也好想和媽媽做愛」
媽媽一趴在我身上就吻我,也順便脫去自己的內褲。我一個翻身把媽媽壓在身下,瘋狂的揉著媽媽的兩個乳房,用嘴親媽媽的小腹,肚臍然後慢慢的往下,吻過那稠密的陰毛,看到了那晶瑩的小穴,如此精緻。兩邊的肥大的陰唇很厚,裡面小小的陰唇像兩片小巧的柳葉,第一次看,心都狂跳不止。學著電影裡的,我用嘴舔,用舌尖舔進陰道,味道很鹹,也帶點甜。用牙齒輕咬媽媽的陰蒂,媽媽還不怎麼叫,後來就大聲了「啊......啊......啊......恩......好兒子......啊......插進去好嗎,媽媽要,媽媽要,小穴好癢啊,插進去好嗎......啊......別舔了......插......插......」
我也是迫不及待,分開媽媽的兩隻腿,把我的大雞巴對準媽媽的小穴,一挺身,「磁!」的一聲就進去了。
「啊......好......好舒服......動吧......」我用手支撐著身體,快速的抽插著,幹的媽媽浪叫連連。
「啊......啊.........兒子......好兒子......爽......兒子的雞巴好大......啊......恩......比你爸的......大......啊......用力......幹死媽媽......媽媽的小穴是......是你的......幹......啊......啊......到底了......快......啊......恩......恩......恩」
聽到媽媽的浪叫我更興奮了
「媽媽......你的小穴好舒服,真爽......以後我天天幹好嗎......好嗎?......媽媽......」
「行......啊......什麼時候......啊......幹都行......月經幹也......也行......」
「真的嗎......媽媽,......月經也行嗎......」
「恩......啊......你喜歡......啊......就隨便......你幹......啊......幹死我......也行......媽媽是......你的人......小穴是......你的.........啊......恩......都是......你的......啊......小風......風哥哥......好哥哥......妹妹讓你幹......幹到死......啊......」
「媽媽,......我要幹死你......你風哥要幹死你......」
我更加快的抽插著,發出「啪,啪啪,」的聲音因為射了兩次的緣故,現在還不想射。
好,太好了。第一次幹屄就這麼爽「啊......恩......哥哥............我要來了......啊......」
媽媽尖叫著來了高潮「小玉......小玉妹妹......你哥哥我還沒想來呢............要幹到你死......」
「好......啊啊......啊......幹一輩子走行......小玉愛風哥哥......幹死小玉......求求你了......好哥哥......好兒子......大雞巴兒子......小穴要讓你.........操爛了......啊......好爽......」
我把媽媽抱起來,翻個身,渾圓的大屁股對著我,我一挺,再一次進入,「啊.........兒子好厲害......兒子哥哥好厲害......啊......」看著媽媽的屁眼小菊花,我就想插。
先給她鬆鬆,我用手指沾了點媽媽流下的淫水,「滋流」就插進去了,還不停的抽動「啊......幹死我吧......屁眼也是你的......啊......啊......恩」
媽媽的小穴越流越多,屁眼也越來越鬆。我拔出雞巴,對準屁眼一進而入「滋~」
「啊......痛......媽媽痛......」
「痛?痛也得插,插死你......你這騷貨媽媽......」
「對......媽媽是......是騷貨......媽媽下賤......該操......」
「啊......媽媽,我要射了......來了......」
一陣爽快,射了,都射媽媽屁眼裡了......
我慢慢的拔出來,陰莖和龜頭上還帶了點屎。
我抓住媽媽的長頭髮,把陰莖塞入媽媽的嘴裡。
媽媽用力吸著吸完後,媽媽無力的躺在哪,我也趴在媽媽身上睡著了。
早上醒來後,看到媽媽在我旁邊睡的很香,我撥開她垂在額前的頭髮,看到她那小嘴唇,忍不住親了下去。這下給媽媽親醒了,還有點疑惑的看著我,但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和我熱火朝天的做愛,就害羞的把臉藏在我的懷裡。
還說「小風,媽媽永遠是你的。什麼都給你,媽媽愛你」
然後媽媽抬起頭主動親向我的嘴,又一次舌與舌的激烈糾纏,我的手順著媽媽的背往下摸,摸到她肥大的屁股,用中指摸到屁眼,前後的摩擦著。
媽媽「恩......」了一下,我慢慢的把中指插進媽媽的屁眼,媽媽閉著眼睛享受著。
我的雞巴再次挺了起來,把媽媽壓在身下,張開她的雙腿,用雞巴對準媽媽的小穴,「滋」的一聲又插進去了,媽媽發出「啊~~」的一聲。
我說「媽媽,我不知道為什麼,總想插你,總想幹你」
媽媽用手臂勾著我的脖子,小嘴一嘟「小風你好壞哦,媽媽的小穴讓你插壞了怎麼辦呀?」
我說「哪等啊,媽媽的小穴那麼厲害,我這麼大的雞巴你都能裝下,一定是天天手淫練的」
媽媽嬌羞的細聲說「臭小風,你怎麼還說人家」說著嘟起小嘴不理我了。
我哈哈一笑,把雞巴抽出來又插進去,媽媽享受的「啊」了一下。
「小風,快插吧,媽媽好癢哦」
我說「媽媽,你的性慾好強啊,那我怎麼受的了啊,看來我以後得找點工具啦」
媽媽臉紅了,「還說人家,快動吧,要不媽媽在是上面吧」
我說「好啊」
媽媽坐在我身上,上下前後動著,「啊......啊......恩,小風......和媽媽天天幹好嗎,媽媽天天在......你放學......啊......脫衣服......等你......好嗎」
「好啊,媽媽」
媽媽不說話了,進入做愛的高潮。她的手還不停的摸自己的乳房,乳頭。
我雙手扶著媽媽的腰,幫她用力的上下動。
「啊......啊......小風......你的雞巴插到......子宮......拉......啊......恩......啊......」
媽媽來了高潮,我也來了,一下一下的都射進媽媽的小穴裡。媽媽享受著我精液的衝擊,良久才睜開眼睛。
媽媽用嘴幫我把雞巴舔乾淨,我吃了飯就上學了。放學後回到家,媽媽在房裡只穿著睡衣,我看到她睡衣裡並沒有穿內衣。
我說「媽媽,你怎麼這麼漂亮?」
媽媽一下撲到我懷裡「說,人家以後就是你的人了,是你的妻子,你想怎樣就怎樣」
「真的嗎?」我說「那你在家裡以後都別穿衣服好嗎?」
「臭小風,你真的好壞啊」
我摸著媽媽的大屁股,說「媽媽,來,接著做啊」
媽媽高興的點點頭,媽媽坐在床上,把雙腿分開也放在床上,整個小穴都進入我的眼簾。我蹲下,用手指插進去,來回的動,媽媽又「恩.........啊......」的呻吟了。
看著媽媽肥大的屁股,尖挺的小胸脯,細細的腰肢,我就還想來點刺激的虐待?哈哈
我準備好一條很長的繩子,幾個瓶啤酒,從褲子上抽下來的皮帶找來個廢舊的大針管。夾子N個,一團棉花,膠布,豆油,和一跟手臂粗的棍子。
看著媽媽,越發一種奇特的感覺。豆油一下全到在媽媽身上,媽媽全身都是油,頭髮上臉上都是,媽媽驚呼。
我說「媽媽,哥哥給你來點更爽的」
沒等媽媽同意,就把一大團棉花塞進媽媽的口中,用膠布粘上嘴巴。
媽媽驚恐的眼神,令我更加的瘋狂用繩子立馬來個五花大綁,繞過兩個乳房,把雙手綁到背後,繞過膝蓋,綁在脖子上。
媽的,不先倒油好了,不好綁,太滑綁完後,媽媽是兩腿分開吊在脖子上,壓著雙手躺在油膩的床上。
我說「媽媽,你這個騷貨,今天讓你爽死」
媽媽驚恐的看著我。我拿出皮帶,抽打,打在大腿上,奶子上,臉上,還有那嫩嫩的屄上。
被打的部位馬上血痕一道道的,小穴也腫的老高,陰唇血絲都出來了。
媽媽痛的嘴巴裡嗚嗚作響,棉花吸滿了口水後口水往出淌,從膠布的縫隙流出來。
我用夾子把兩片小陰唇夾上向外展開,再用膠布粘牢整個小穴。
嫩嫩的穴口,紅紅的肉都露出來了,我又往小穴上抽了一皮帶。媽媽嗚的一聲,淚水滾了下來。我把剩下的油到進小穴裡,這時小穴腫了起來。用針頭抽了進兩瓶的黑鋼筆水,全打入媽媽屁眼裡。媽媽還是嗚個不停,淚流不止。鋼筆水從屁眼裡流出來一些,為了防止再流,我把那個棍子順著插進去了。插進20釐米左右,再起開啤酒往媽媽的小穴裡猛罐。啤酒帶沫,不斷的往外冒。
媽媽哭個不聽,也說不出來話,口水連連往外冒。
找來爸爸的剃鬚刀,把媽媽的陰毛都刮掉。紅腫的陰部腫的老高。
我把媽媽翻過來,握著那個棍子來回的抽插媽媽的屁眼,墨水滋滋往外流,整個屁眼都黑黑的。
我又起開一瓶啤酒,用瓶口直接插進媽媽的小穴。
媽媽除了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外,什麼都不能。然後我又在媽媽的大屁股上和背上一頓皮帶,打夠了,把媽媽翻過來接著打。
再拿出縫衣服的針,從媽媽的乳頭這邊穿過來,從那邊又穿過了去。流了好多血,我又把媽媽抱起來讓她坐在床上。但媽媽小穴裡的酒瓶支撐的媽媽的身體,我一撒手,媽媽的重量就把酒瓶坐進小穴裡一半。
粗粗的酒瓶底把媽媽的小屄撐的寬寬的,我又按了按媽媽,酒瓶又進去了一點。
媽媽還是「嗚嗚」個不停。
我停了,坐下來休息,媽媽也保持哪個姿勢一動不動的喘息著,兩個腳尖和酒瓶支撐著媽媽的身體,酒瓶還在一點點的往裡進,媽媽的眼淚還在流,口水還在流。
我把膠布撕開,棉花拿出來讓媽媽說話。媽媽的嘴上也挨了皮帶,也腫了,媽媽喘息了一會喃喃的說「小風,媽媽活該,反正媽媽都是你的了,你怎麼都行。」
我說,「我虐待你可以嗎」「可以,媽媽喜歡被你打」媽媽眼波還在閃這個騷女人
我站起來,把我早就硬起來的雞巴塞入媽媽口水連連的小嘴,快速的抽插,一會我就射了,射在媽媽的嘴裡。媽媽的喉嚨動了動,把精液都吞了下去。我又把棍子從屁眼裡抽出來,讓媽媽舔黑黑的棍頭。
媽媽就乖乖的舔。我給媽媽定了規則,以後必須永遠用小繩齊跟綁著乳房,小穴不許有毛,而且必須用夾子夾開一天,小穴和屁眼都要坐啤酒瓶5小時,乳頭上的針不許拔。久了用耳環帶上,一天抽屁股三百下,要買條狗,讓狗天天操你。月經不許用衛生巾,每天給我口交,一天一粒性藥。
媽媽成了我的玩物,永遠的玩物。爸爸聽說車禍死了,還好有筆財產留下。
給媽媽拍照後扔在大街上,誰愛看誰看。
以後媽媽也不出門了,天天在家執行我的命令。
頁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虐待媽媽